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

投诉出的艳遇

投诉出的艳遇


第一章 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

我住的小区一直都是ADSL的网络,速度对于我十分不理想。终于等到光缆接入了,兴冲冲去营业厅办理改装,却被告知 我的ADSL账号不是我的,需要机主身份证(我的账号是我朋友过户给我的),向营业厅说明,又说原来过户没成功,只是改 了承载电话,怒!投诉!说24小时回复。等……接到电话回复,说必须如此,大怒!让值班经理接电话!值班经理是一个非常 富有磁性的女声,不是甜美,是那种醇醇的性感的声音,让人暖暖的,听声音我的火气就消了一半(没办法,本狼天性如此), 值班经理让我先等一下,他调查后答复。十分钟后,电话又来,还是那醇醇的性感声音,告诉我确实是他们的失误,我可以直接 凭自己的身份证到营业厅办理改装,并免除我的改装费用作为补偿。我要醇醇的性感留下电话,说有事情好直接找她,她犹豫了 一下,给了我号码(嘻嘻,狼心如此吗?)。急冲冲到营业厅,一切顺利,只补了40元的年费差额。喜,给值班经理打电话致 谢,邀请共进午餐,以表感激,拒绝,力邀,再拒绝,笑嘻嘻的说要投诉她不满足客户要求,她笑我贫,说不在服务范围,嘿, 有点门儿,继续贫嘴,在一串花枝乱颤的笑声中终于答应了。让她选好时间地点,很绅士的问要不要去接,她说不用了,自己过 去就行。

第二章 见其人,嗅其香

稍事休息,提前10分钟到达地方,一个环境优雅的中档餐厅,客人还不是很多,倒是非常适合情人幽会(这是我努力的方 向),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然后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了,在11号桌等她,她说马上也就到了。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半,就见一穿 职业装的少妇进门,在引位服务员的指引下向我的方向走来,应该就是了,连忙把烟摁熄,起身迎上去,一股茉莉香随她而来, 没等我开口,她就先微笑着说:“您是顾先生吧,让您久等了!”是那醇醇的性感声音,我连忙拉开我对面的椅子:“哪里哪里 ,我刚到,您请坐!”她欠身坐下,我也回到自己的位子:“今天的事情多亏了您了,要不我不知道要怎么麻烦呢,您看来点什 么?”说着,我把菜谱递了过去,“随便吧,您点吧!”她在谦让“我第一次来这,不知道他这儿什么特色,再说,我也不知道 您的口味,还是您来吧,女士优先嘛!”她呵呵笑了,不再推让,接过菜谱看起来,我趁此也仔细的欣赏她一下,30岁多点的 样子,清爽短发发型(类似成方圆的),圆脸大眼,皮肤很白,少有些干涩的感觉,眼角有微微的鱼尾,眼神里少许落寞,估计 缺少滋润,一身黑色职业女装,大翻领白衬衣,乳房很饱满,撑得鼓鼓的,短裙,肉丝,黑高跟,稍显丰满些,人很素雅,干练 ,身兼淑女和熟女的风范。

她点了个清炒西兰花和皮蛋豆腐,就把菜谱推给我,说她的选好了,让我再点,我也不再推让,问她能吃辣吗,她点点头, 我就点了个豆花鱼和辣炒海蛎子(别怪我罗嗦,这不是表现我对人家的尊重嘛!想泡人家,首先要尊重人家呀!)。

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,我掏出一支烟,问她:“介意我抽烟吗?”她摇摇头“没事,不介意。”

我点上烟:“还没问您怎么称呼呢,总不能老叫您经理吧?”

她又微微笑了,“我姓程,叫……”

没等她说完,我就抢着说:“那我叫你程程吧!”

她愣了一下“程程?这名字好熟。”

“上海滩看过吧!”

“呵呵!许文强?!冯程程!”她又笑起来,这次头发都有些微微颤动。

“呵呵,是呀,可惜我连丁力都不是。”我故作惆怅。

她眼神里飘过些什么“程程,叫的我好像个小姑娘似的!”

“你很大了么?我看你就像个小姑娘呀!”我的马屁接着跟上。

“你就贫吧,我都30多了,不是什么小姑娘了!”

“真看不出来,我刚想说您少年得志,刚出校门就坐上经理的位子呢!”

“少贫了,我比你都要大呢,小弟弟!”

“不要叫我小弟弟呀,我不小了,都30了!”

“切,30叫大呀!我比你大,你要叫我姐姐的!”

“那就叫你程程姐姐吧!”

“呵呵……”这次头发和那对海MM一起颤动起来。

不知不觉,我们的称呼从“您”到了“你”,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,说话也随便了,菜上来了,我点的啤酒,她也没推辞 ,边吃边喝边胡天海地的聊,时时逗她一下,看她笑的花枝乱颤的,贫嘴的本事我还可以。正说着,我的电话响了,我一看,是 家里的,我歉意的对她说:“我接个电话,大的!”她点点头,老婆问我晚上回家吃饭吗,我说回去,就挂了,随即又响起来, 我接起来,是女儿,张口冲我吼:“你一定要早回家吃饭,不许在外面喝酒。不许和别的女人吃饭!”我连忙答应:“好好好, 我早回家陪你们两个,不喝酒,不和别的女人吃饭,好了吧!”

挂了电话,我苦笑着对她说:“哎……这个是小的!”

她有一丝惊讶,但是没再说什么。

我问她:“你们单位给你们安排新装任务吧,好像每个月要完成多少个吧,你的任务怎么样?”

她摇摇头:“别提了,是有任务,每个月10个,我不喜欢求人,更不会拉人,每次都要同事帮忙顶任务呀!”

“这还不好办呀,我是做电脑售后的,每天就是给客户装机器,好些刚买电脑的都问我们装什么网络好,我让他们找你不就 完了。”

她眼睛一亮:“好呀,我可以给他们优惠的,我有优惠卡,给你几张,上面有编号,你给他们,他们直接到营业厅办理就顶 我的任务。”说着,她打开包,给了我几张卡。

我接过来:“这几张哪够,都给我,每个月我都能给你顶三四十个的!”

“少吹吧!能完成任务就行。”他又给我几张。

“有多少都给我吧,保证全料理了”我直接把卡全拿过来。

一顿饭有滋有味的吃完,付账时她抢了一下,我说:“给男人面子好吗?我帮你完成任务你再请!”她呵呵笑了,没再坚持 。

出来门,我很自然的坐到她车里,一辆蓝色的QQ,车内很女性气息,还是茉莉香。

送我到单位,我下来车,又回头对她说:“一顿很香的午餐,但你比午餐更香!”

她笑骂“去,又贫嘴!”

关上车门,我摆摆手,她发动车走了,我注意到,她的眼神有些媚。

第三章 与其酒,与其歌

程程的任务对我来说真的很简单,和几个同事分了分卡,不到5天就接到程程的电话:“你好厉害呀!现在就20多个了, 谢谢你了,什么时候请请你呀!”

“客气什么,小KS,需要不需要帮你同事一下,你好还下人情。”

“这样好吗?不会太麻烦吧?”

“麻烦什么,咱们谁跟谁呀,我等下找你拿卡,你在单位吗?”

“我给你送去吧!不好麻烦你再跑一趟。”

“再说这个我跟你急,我等下正好路过你那里,我给你电话你出来就行,就这样,一会见!”我把电话直接挂了。

我给程程的电话她没接,给挂掉了,随即就看到从营业厅出来,小跑几步赶到我跟前,那对鼓鼓的东东随着她的小跑来了个 “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”,我的小弟弟立即立正敬礼了,当然是在裤子里面。

“你来的还真快,谢谢你了!”她把一叠卡给我。

“又客气,能为美女效劳是在下的荣幸,以后每个月五六十个不成问题,还就怕您老不给小的这个机会呢。”

“好了,别贫了,什么时候有空?姐姐请你吃大餐。”

“真的吗?那就这周末,我把大的小的都打发回娘家,狠狠吃你一顿。要吃晚餐吆,中午吃饭不敢喝酒,没什么意思。”

她的脸色有一丝讶异,但随即说:“好的,说定了,周末我给你电话。”

“一言为定,你回去吧!我走了,拜拜。”

周末下午收到程程的短信“晚上6点半,还是上次那里,可以吗?”回复“不见不散”。

我还是提前到了,还是11号,程程这次不再是职业装,白色短上衣,里面是黑色紧身背心,奶白色长裙,肉丝,白色凉高 跟,胸前显得更海,白皙的脖颈下更是有一道深深地乳沟,格外诱人,人显得更性感,还是扑面的茉莉香,我还是起身相迎,拉 开椅子请坐。坐下她就说:“我猜你会先到,而且还在这里。”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

“因为你只要不说话,就是个绅士。”

“那要说话呢?”

“就是个贫嘴的弟弟。”

“谢谢程程姐中肯的评价和赞赏,本人甚感荣耀。”

“你看又贫了吧,来,点菜吧!”

“还是女士优先,让我的绅士风度保持到底吧!”

她点了几个菜,我点了白酒,她没有反对,看来是要一起喝白的了,好,我喜欢!

又是愉快的一次晚餐,一瓶白酒三七开,当然是我七她三,都是略带酒意,但都还清醒,她绯红的脸更加诱人,眼中也有波 光流动。我提议去K歌,“看来你真要宰我呀!”她冲我嘟起了嘴,很性感,很诱人。

“不是呀,我请你,这么美好的夜晚,这么早结束,很遗憾的,是不是呀,程程姐!”

“不用了,我请你,送佛送到西,请你就要让你尽兴呀!走吧。”

出门没看到她的车,却看到她伸手打的。

“你的车呢?”

“他爸爸开着去他奶奶那里了,知道要陪你喝酒,没敢开。”

……什么意思?暗示我?!就是不暗示我会放过你吗?答案肯定是NO。

到了市里最大的夜场,要了个小包房,一打啤酒,我喝啤酒她唱歌,她的声音唱陈淑桦,苏芮的歌好似原唱,很好听,几首 过后她就不愿意了“不是你要唱歌吗?怎么是我独唱,你也来呀!”

“嗯,是这样的,我是说你唱我听,因为我唱歌是要命的那种,我怕你今晚香消玉殒喽!”

“又贫,不行,你一定要唱!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确定!”

“你不跑?”

“不跑!”

“你不许捂耳朵”

“不捂耳朵”

“不许笑”

“不笑”

“不许哭”

“你唱不唱?”一个啤酒瓶被拎了起来。

“OK,我唱,把瓶子拿到那边可以吗?我有点怕,当然,你喝了我不介意。”

一首大佑的老歌《恋曲1990》被我演绎的煽情无比,而且,我是坐在地板上,自顾无人的唱的。这首歌是我唯一能不跑 调的歌,可想我练了多久,多熟。

曲终,我转过头,女人缩在沙发一角,鞋子脱了,腿蜷在裙摆里,双手抱着啤酒瓶,眼睛看着我,在屏幕映照下,有一种光 芒在里面,我站起身,慢慢走到她前面,她一直静静地看着我,我拿过她手里的啤酒瓶:“不喝老抱着干什么,浪费呀!”说完 我就灌了一大口。

她眼中的光芒暗了下去,小声的说:“骗人,不是不会唱吗?”

“就会这一首,不骗你,我再来首你听听。”

一首歌不知道被我唱了几个调,却也把女人逗得连连摆手,直叫饶命,我接连唱了两首,女人笑的波涛起伏,眼泪都流出来 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你别唱了,再唱我就喘不上气了,不行,得喝口酒压压。”

笑笑闹闹中,一打啤酒快喝光了,时针也已指向午夜,我提议合唱一首《大花轿》,在她的歌声我的吼声中,我唱出一句“ 抱一抱那个抱一抱,抱着我的妹妹睡一觉”一下抱住了她,把头埋在了她的双峰中,她“啊”的叫了出来,愣了一下,随即使劲 推开我“要死呀你!”

我松开手,但没有退后“对不起!”

她低下头“走开啦!”声音并不强硬。

我伸手拉起她,她疑惑的看我,我无辜的望她“你不是说要走么?

她怔怔的望我,轻轻叹了口气“哎……”

我附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刚才好软……”

她有些嗔怒的拳头轻轻锤在我胸前“你呀……”

走在午夜的街头,我问她:“去哪里,这么晚回家还方便吗?”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朋友开了一家宾馆,晚了我就不回家了,去他那里,你要不方便回家,就一起去吧。”

她低下头,大约一分钟吧,“我也去吧,回家大院的门关了。”

第四章 拥其在怀,窥其内在

打了一辆车,我们坐在后排,我的手很自然的搂在她的腰间,很柔软,她也很自然的依在我的胸前,我们像多年的夫妻一样 默契,谁都没有说话,茉莉的香味弥漫在小小的空间,很温馨,惬意。快到宾馆时她在我耳边说:“我先下去,你到了给我电话 ,好吗?”我理解的点点头,和司机说了声,她就先下去了。

到了宾馆拿了房卡,我打电话告诉她房间号,就先进了房间,刚换上浴袍她就到了,我问她要不要洗一下,她说在家洗过了 ,我说我要洗一下的,你先随意吧,进了浴室洗漱完毕出来,灯是黑的,电视也没开,她已经上了床,身上盖着丝被,我轻轻走 到床边,打开床头灯,她闭着眼睛说:“别开灯。”

我笑了笑“我开暗些,我要好好看看你。”

我俯下身,轻轻捧住她的脸,很软,很滑,微微有些发热。她张开眼睛,我们彼此凝视着,我低头吻上她饱满的双唇,很软 ,很柔。她温柔的回应着,我吻着她,一只手脱掉浴袍,把身子挤进丝被里,触到一篇温热爽滑,她竟然寸丝未缕,我覆上她的 身体,坚硬抵在她的双腿中,她微微张开腿,挣脱我的吻,喘息着说:“你轻点,开始会疼。”我愣了下,我还没准备进入呀, 看来她是没经历过前戏,遇到宝了,没被完全开发的熟女呀!我啄了啄她的耳垂“我等一下才会进去的”,然后一路向下吻去… …我捧着她丰硕双峰,很大,很软,虽已不再坚挺,但没有松弛,我含着她的乳头,吮吸着,让她在我舌尖的撩逗下坚硬起来… …她的身体开始热起来,轻轻扭动着,她的手不知所措的在我背上划着,我的唇继续向下,小腹,肚脐,她的腰腹微微有些赘肉 ,小腹上有一条刀口的疤痕,应该是刨腹产留下的纪念。我打开她的双腿,去看她那片芳草地,她连忙用手遮住“不要看……” 我把她的手拿开,那一丛黑色的森林展现在我面前,不是很浓密,也不是很长,刚刚掩盖住那桃源洞口,阴阜也是很饱满的微微 鼓起,阴唇有些厚,颜色比周围的皮肤稍微深些,不是很黑,我低下头去,稳住那两片软肉,她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双手推 我的头“不要……”我没有理会她,用舌尖拨开阴唇,挑逗她的阴蒂,等她坚硬起来后,轻轻用牙咬了一下,“哦……”她长吟 出来,我继续吮吸,撩拨,她的桃源泥泞起来,身子扭动着,低吟婉转的呢喃着,推我的手插进我的头发里,揉搓着,我的舌尖 向下探进她的桃源,快速的上下左右突刺,“哦……啊……”她大叫一声,双腿用力蹬直,双手紧紧把我的头按在她上挺得阴阜 上。

女人,高潮了……她稍微平息下来,我又覆上她的身体,坚硬的抵在她滑腻的桃源洞口,轻轻在她耳边问“好么?”

“好,从来没有这样过,很舒服。”她小声回答。

“想要再舒服一次吗?”

“嗯……”她有些娇羞。

“那就把他放进去。”我轻轻顶了顶。

她的手伸到下面,抓着我的坚硬,引导着我进入她的温热里面,我拿过一个枕头,让她欠起身,塞到她屁屁下面,然后紧紧 地抵进去,她喘息着说“你的好大,里面好满。”我轻轻的抽动着“不疼吧?舒服吗?”“嗯……”

丝被早已滑到地上,床上两具肉体重叠着,起伏着,房间里充满粗重的喘息声,婉哦的呻吟声,淫靡的抽插声……她挺动着 迎合我的突刺,我们越来越默契,我起起伏伏的长插短送,她高高低低的轻抛慢迎,我要慢慢享用这顿大餐,这个夜晚还有很长 ……我感觉她已经习惯了我的动作时,突然双手从她腋下扳住她圆润的肩头,双腿蹬直,屁屁向下一阵猛烈的冲击,房间里顿时 响起一片“啪啪”的撞击声,我的坚硬在她的巷道里快速穿梭,带出一股股爱液,我的阴囊不停地抽打着她的会阴……她被这突 然地袭击搞得手忙脚乱,无力再迎合,只能徒劳的发出一串不连贯的吟哦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突然,她的发出一声长 吟“哦……”头向后仰去,胸部挺上来,死贴我的胸膛,双手紧抓我的屁屁,用力向她的下身按压,双腿盘上我的大腿,紧紧地 缠住我,巷道里一阵痉挛似的紧缩,让我的坚硬不能动弹分毫,那种四面八方的紧裹让我差点缴械投降,我深吸一口气才把住关 头。

她,又一次达到了高潮……良久,她吐出一口气,身体松软下来,我寻到她的唇,她搂住我的脖子,一个绵长的吻……“我 还活着么?”她呢喃到。

“当然活着了,我还没舒服呢,怎能让你死去呢?”

“你还没出来呀!你真厉害,怪不得能一起伺候一大一小呢?”

“什么伺候一大一小?”

“你说的呀,家里有一大一小。”

“哦,哈哈,你误会了,大的是我老婆,小的是我女儿,才4岁,呵呵。”

“啊!被你骗了,我认为你两个老婆一起住在家里呢,看你不像有钱的样子,一定是床上厉害,才想和你试试,谁知道是你 女儿呀。”她娇羞的窝在我怀里。

“不过,你真的很厉害,我从没像这样和死了一次样,原来这个还能这么舒服。”

“你舒服了,可我还没舒服呢,你还能再来吗?”

“嗯……你来吧!”

“等下可以射到里面吗?”

“里面就行,我带环了。”

我随即又给她来了次密集轰炸,在她颤抖的呻吟中,我直起上身,把她一条圆润的大腿抱在胸前,进行了一次横向突刺,她 应该从没用过这个姿势,刺激的感觉使她大声呻吟着,手胡乱的揪着床单,我重重的深入,每次都用力的搂着她的大腿,力求尽 根而入,她随着我的节奏,哦哦的叫着,每一次的深入,她微张的小嘴都会吐出一口气……我放下她的腿,拉起她的上身,让她 坐在我的腿上,我抱着她柔软的屁屁,一下一下向我怀里带,她趴在我的肩头,两团柔软挤在我胸前,真正是暖香温玉在怀…… 我推倒她,轻插几下后,猛的一杆到底,她“啊”的叫了出来,双手紧紧抱住我,我挣脱开来,抱起她的屁屁,把她拖到床边, 我站在床下,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,扳住她的大腿,又一次狂轰滥炸,她的呻吟声已经无法连贯,成了变调的低声嘶叫,两团白 肉波涛汹涌的的滚动着,头无意识的扭动着,手紧紧地扣着床边,肌肤渗出一颗颗汗珠……我呼呼的喘着粗气,汗水流过我的胸 前,和她的在她大腿上会和,汇集在她的屁屁上……我放下她的双腿,俯身看着她,停了下来,她焦躁的扭动着身子,“不要停 ,哦……快点……求你……”

我抓住她硕大的乳房,粗暴的的用力,让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变形,她轻叫一声“啊”,未等声音落地,我又开始了一轮新 的攻击……我双手卡住她的腰,勇猛的冲击了几下,深深低入她的谷底,大叫一声,爆发了……随即,她的双腿又盘上我的腰, 巷道再次紧缩,口中发出“咯咯”的声音,她也爆发了……伴随着最后一束子弹射进洞穴,我轰然倒塌在她丰满的肉体上,呼呼 喘着,她的身体还在余韵中颤抖……

    完